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党建.资讯  >  媒体聚焦

[现代阅读]《交换梦想》:我在中国,听陌生人的故事

发布者:新闻来源:发布时间:2016-05-18



【内容介绍】

  2013年2月,作者嘉倩开始了一个名为“交换梦想”的采访项目,从上海出发,北至黑龙江漠河,南至澳门,西至新疆、西藏,历时两年,走过近百个城市,与陌生人共同生活1~3天,体验他们的生活,听他们讲述自己的过去,畅想未来,记录他们的故事。《交换梦想》一书即来源于“交换梦想”采访项目。

  《交换梦想》真实呈现一百个中国年轻人的生活。他们中有医生、广播电台播音员、港漂、来自农村的创业者、北川灾后重建者、边疆士兵、癌症患者、偶像团体的经纪人、发电厂工人、超模化妆师、大学教授、昔日的高考状元……他们身份各异,却同样都在认真生活,为梦想而努力。




【作者介绍】

《交换梦想》:我在中国,听陌生人的故事


 嘉倩,作家,“交换梦想”采访项目发起人。走遍全国,采访上千人,受邀在北京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上海财经大学、武汉大学等众多高校做公开活动,并受到《非常了得》、《中国青年》杂志、《读者》杂志、新华网等众多媒体、节目关注。

 出版《我只是没有能力过我不想过的生活》《明天醒来,还有青春》《我想和这个世界不一样》《三毛不在撒哈拉》《那些让你痛苦的,必是让你成长的》《在最好的时光来到你身边》等。


【原文摘选】

前言

  走遍全国交换梦想,我用两年时间去做了一件事

  我用两年的时间,做了一件事情:去陌生人的生活中旅行。

  走遍中国,不同职业,不同年龄,一起上班,一起吃饭,一起睡觉。

  这个故事从头说起,从小到大,我有一个梦想:成为作家

  得益于网络,我在社交平台写作,很幸运,拥有一群共鸣的读者。

  有一年,上海的冬天,我背着书包,包里厚厚一沓书稿,自信满满,前往出版社毛遂自荐,结果失望而归。

  我将这件事情写在博客,曾经我时常收到读者来信,寻求安慰或建议,这一次,身份互换,竟然收到来自读者们的安慰及建议。

  有人提出,既然想出书,为何不自己联系印刷公司,然后开网店售卖。

  也有人提出,梦想无价,售卖贬低了梦想的价值,不如以梦换梦。他是一名医学生,想用第一件白大褂与我交换书,“学医很苦,现在医患环境也不好,我的梦想是成为一个会对病人微笑、耐心解释病情的好医生。”

  还有人发来邮件,她是一名数学系的大学生,梦想却是成为服装设计师,她亲手制作的第一条连衣裙,期待与我交换。

  接着,一个云南女孩联系我,她的梦想是开一家奶茶店,每一杯奶茶的味道不同,以她青春时代遇到的人命名。作为交换梦想,其中一杯奶茶以我命名。

  从此,“交换梦想”有了雏形:以我追逐梦想的半成品与对方的半成品交换。

  一年内,我收到超过一千封报名邮件,来自世界各地的中国人。

  这些人和我一样,追逐梦想,没有空谈,虽然遇到挫折,但已然付诸行动。前路茫茫,或许放弃,或许闯出一片天。

  我觉得这件事很温暖,不过,止步于此。

  一定是疯了。倘若有人的梦想是成为理发师,剪了一撮头发寄给我,要不要交换?

  每个人将梦想半成品交给我,然后呢?第一件白大褂,对他人而言,独一无二如此珍贵的物件,我该如何处理?又或者,从实际考虑,该如何给我一杯奶茶?快递?若不如此,难道一个个见面,听对方讲述梦想故事?要见的人太多,难道要突破“见网友”的吉尼斯世界纪录?

  况且,在那个阶段,我幸运地进入英国外交部系统,成为一名新闻官员。一直以来期许的工作,与大学专业密切关联,国际传播学。辞职,全职见网友,这件事太疯狂。

  事实上,我没想到,后来我的确辞职了,也的确去见网友了。两年内,包括公开版活动,至少3500 个陌生人来到我面前,亲自诉说自己的梦想故事。我曾与其中超过270 人共同生活。

  辞职的契机,来源于我对新闻的质疑。

  工作一年后,我陷入价值观的挣扎,虽然热爱这份工作,却又感觉矛盾,这是我想做的新闻吗?当然,和平时期的外交,一场场鸡尾酒会,明星云集,歌舞升平,新闻部门做的,无非组织活动,向各大媒体平台发布新闻通稿。

  我问自己,就这样了吗?

  一生没有差错,过得不错。

  在与媒体的圣诞派对上,我咨询了几位资深记者,他们常年奔波于各大国际新闻现场,建议如下:

  “现在做新闻,基本是走个场,对方早已准备了新闻稿和照片,最后会发给你。”

  “你想做真正的新闻很难,除非找杂志社,他们砸钱,让你用半年时间去做专题调查。”

  他们问我,想做怎样的新闻?

  我们只有一双眼睛,见到眼前的一种生活,那么,在媒体之外,除了我,其他平凡普通人的生活呢?我所想象的新闻,是力所能及地将我所亲见的呈现给他人,客观公正,摒除庞大叙事、极端事件、笼统概括。

  于是,我想到了“交换梦想”,这个曾被我认为温暖而无用的活动。

  既然得到邀请,为何不去见这些人?

  既然见面,为何不与对方交谈?

  既然交谈,为何不与他们共同生活?

  既然生活在一起,为何不去体验他们的职业?

  媒体的关注之外,这个世界到底什么模样?他们只是普通人,不涉及新闻热点,非极端事件主角。我好奇医学生都是埋头读书的严肃模样吗?我好奇那些放弃学历一心追梦的人,如今过得如何?我好奇开咖啡馆的老板有怎样的伤心往事?我好奇小城镇长大的人进入大城市究竟是激动还是恐慌?我好奇西藏的同龄人是否神秘?

  每个人都是一个世界,你认识了一个人,就是去了一个新的世界。

  所有人,都是我研究的对象。

  媒体之外的存在,令我激动又兴奋,找到了新闻的意义,挖掘,发现,好奇,呈现。最带给我成就感的,是那些不擅表达的被访者,他们往往在镜头前紧张,在人群之中沉默,因此,我选择尊重,用观察代替提问,用文字代替拍照。

  新闻,为了让那些沉默的人发声,为了给那些为别人搭建舞台的人一个站上舞台的机会。

  从一开始,我已经决定,“交换梦想”采访项目必须独立,不被任何组织或个人干涉。资金由我的工资、版税、稿费以及网络众筹的形式构成。

  之所以独立,我想营造一个无压力的环境,我是我自己的老板。如果人总要在年轻时候,有那么一件事,不顾一切认真去做,老了以后回忆总会热泪盈眶,那么,对我而言,“交换梦想”就是这样的一件事。

  辞职远比我想象中艰难,母亲认为过分疯狂,不务正业,欲与我断绝母女关系。父亲在沉默后,让我去了,他说,最后失败了,记得回家,至少能给我一碗白米饭吃。

  英国老板问我,真的决定了吗?

  其实没有必要辞职,可以利用周末与假期。

  我点头,决定了。神神道道的说法,是这个项目主动找到了我,一个闹铃响了,刚好的时机,刚好的身体健康,刚好的有人报名接受采访,刚好的许多人慷慨帮助,刚好的写作条件,刚好的写作念头,刚好的出发动机,刚好的父母健康。

  在我二十四岁的时候,资金充足,对于世事有些了解,又有些好奇懵懂,尤其,在欧洲生活的那些年将我与国内环境隔离,能以局外人的角度,客观中立进行采访。写这本书的时候,我常常假装自己是外国人,猎奇中国的普通人,猎奇正在发生的故事。

  还有一件事,不得不提。

  有个在日本留学的女孩,曾经写倾诉邮件给我,讲述留学生共有的孤独与年少出国的困惑。不能与父母言说,他们除了担心,无力帮助;不能与国内好友诉苦,生活环境不同,对方无法理解。

  一年后,得知她看我的博客,也聊天提及过我,她的好友与我联络,问询女孩昔日邮件的内容。原来就在两天前,一直没有她消息的家人很担心,留日同学被嘱托,到她的学生公寓敲门,结果发现她躺在房间地上,自杀多日。

  这件事给我的触动极大,我意识到,与其说温暖的道理,不如先近距离理解那些苦闷。

  “交换梦想”,撕掉标签,走进一个个具体的故事。

  当大部分中国年轻人还不知道每一个专业是做什么,自己究竟喜欢什么,想成为怎样的人,悖论是,十八岁那年,必须匆忙填写那张会影响他们一辈子的高考志愿表格。

  我好奇别人的职业,因此,过去的两年时间,我住进了各大学校的宿舍,体验不同专业的课程,我采访了驻扎西藏的军人、国际航线空姐、发电厂职工、卷烟厂一线工人、东莞打工人员、外科医生……

  每个人都有各自“讲”故事的方式,有的人擅长说话,有的人擅长书写,有的人用行动透露他的过往,有的人需要时间给予陌生人信任。

  卡帕说,一张照片如果拍得不够好,那就走得再近一点。

  人心的世界,走得近一点,有趣,神秘,惊喜;虽然,人心的世界不逊于战地,危险,深邃,莫测。

  每一位“交换梦想”的参与者,告别前,我们拍一张合照,并且,我为对方录制一段说给十年后的话语。十年后,我会找到每一个人,亲自陪伴对方看视频,归还“交换梦想”的物品,再次共同生活,听一听过去十年发生的精彩故事。

  目前,我已经一路收集了两大箱“梦想”,那件红色连衣裙,杨杨在协和医院成为实习护士的第一件护士服,孔同学的白大褂,小峰发电厂的图纸和乒乓球星的签名海报,阿兵哥的国防生徽章……

  大部分被访者的年龄在二十岁到三十岁之间,接下去的十年,将是他们最动荡的阶段,许多人,一年之内,生活翻天覆地,曾经的真理被推翻。

  第一次工作,第一次恋爱,第一次生孩子,第一次辞职,第一次独自生活,第一次出国,第一次亲人亡故……以及那些生命中发生的每一件小事,都将我们改变一小点,那么,我记录下一开始出发时候的我们,十年后再次见面,我将是每个人的时光的纪念,因为人们习惯把超出日常经验的人物事件看作一个计时器。

  于对方而言,我是他生命的游客,曾出现,不评论,不改变,不影响,人类学的角度,观察,了解,但是不干涉。记录他的生活,到此一游,然后离开,再次见面,我化身为十年前的他,我是时间的纪念碑。

  这个角色很好玩,我如同幽灵。

  整整两年,从香港到重庆,从上海到西藏,从西安到新疆,从鹰潭到漠河北极村,我走遍中国,和陌生人生活,一起出行,一起睡觉,一起上班,一起和家人吃饭。他们原本与我根本没有交集,不同领域,由于不同巧合,知道了“交换梦想”,于是自愿报名,自愿分享。

  在西藏的同龄人家中,一起放鞭炮,过藏历年。

  在西北边境的村庄,马背上,与蒙古族少年交换梦想。

  在医院科室,穿上白大褂,当一天的医生,角色转换,面对病人。

  在发电厂,头戴安全帽,与一线工人值班。

  在深圳龙华的工厂区,住在简陋的握手楼。

  在陕西窑洞,蹲在地上,捧着碗,大口吃馍馍。

  在蒲城村镇,沉默四个小时,听村妇讲述前半生的故事。

  在中国最北的漠河北极村,体验青旅老板的人生。

  在老北京的胡同,洗完澡喝北冰洋。

  在鹰潭一家制袜工厂,与采购员出差验货。

  在香港大埔区的屋顶简易房,过港漂的日子。

  ……

  最近一次,我在迪拜,与满世界飞的中国空姐们成为同居室友。

  我的每一天都在认识陌生人,每一天都在听新的故事。

  “中国梦”是一个庞大的叙述,因此,这段采访最终成为讲述一个个中国人的故事,他们喜欢什么,讨厌什么,向往怎样的未来,正在焦虑什么……

  不论断, 不总结, 不猜测, 一个个具体的故事,亲眼所见,亲耳所闻,亲身体验。人心的世界,在这个维度旅行,我一路遇到了壮烈绚烂、改变我一生的风景。神奇的是,我写下的每个人,每个故事,当你阅读的时候,这群人和你一样,正在呼吸,正在匆忙赶路,正在有朝气地活着。

  武汉,一位不曾离开家乡的男孩对我说,“选择成为平凡人,我是心甘情愿平凡的。每一个人都想成为英雄,但不一定每个人都会成为英雄。每个英雄背后,总有很多推动英雄成长的人。那些平凡的人,也在履行自己的社会责任,所以,每一个推动英雄的平凡人,他们也是英雄。”他坚定地补充,“过平凡生活的勇气,大过于追求梦想的勇气。”

  北京,一位愿意一生以法制推动中国进程的律师对我说,“中国有十三亿人,其中也许有一亿人非常厉害,在实现梦想,造福社会;有一亿人在迷茫,不知道要做什么,活得尴尬,很挣扎;有一亿人是坏人,正在做坏事,或者预谋做坏事;剩下的十亿人,安安稳稳过着自己的小日子,在平凡的岗位,上班下班,结婚生子,温暖善良。也许这就是我,这就是你,这就是很多人的最终宿命,成为这十亿人之一。但正是有这样的十亿人安分守己地过日子,他们带来了社会稳定。这十亿人,每个人都是英雄,每个人都是社会的改革者。历史有一块无名的纪念碑,上面刻着我们每一个普通人的名字。”

  长安,一位不爱旅行的女孩对我说,“你看这个世界虽然很大,但都是由一个个小的家庭组成,每一个小家变好了,这个大家才会变得更好,社会繁荣稳定,每个人都坚持自我并且尊重他人。所以,我现在正在努力让我的小家变得更好。”

  “每个人都坚持自我并且尊重他人。”

  这样的中国,令人心安。这样的未来,令人心安。

驻扎西藏的国防生:当我老了,仍然会被自己感动

  阿兵哥曹小龙,山东临沂人。

  【返回】

时代出版 大佳网 凤凰江苏 亚马逊网 北京图书大厦 北京新华王府井书店 亚运村图书大厦 中关村图书大厦 北发图书网 《现代阅读》月刊 京东读书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