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产品中心  >  历史
《图书馆的故事》
作者: (英)弗雷德• 勒纳 沈英 马幸 译
分类:图书馆史
出版时间:0000-00-00
定价:48元元
ISBN :978-7-80769-551-6
出版社:北京时代华文书局
内容介绍

内容推荐

《图书馆的故事》阐明:没有一种数字化的奇迹,能减少中世纪的彩绘图饰手抄本或格罗里埃式装订的美学价值。任何一位研究书籍艺术的历史学家,都不会接受用电子书替代《乔叟全集》或《古登堡圣经》。计算机科学的进步不会废止书籍艺术杰作的保存、编目及展示。

弗雷德?勒纳(Fred Lerner)旨在揭示人们收集、组织和记录生活经验的途径。它只是简单地叙述历史,而不是对图书馆进行详尽地统计调查。勒纳博士没有详细讲解每一个重要的图书馆,也没有记录图书馆学科发展历史上的所有重大事件。《图书馆的故事》的目标是追踪图书馆从文字初创到现在直至未来的进化过程,发掘图书馆在历史进程中的角色。勒纳博士所揭示的是图书馆作为文化的载体所发挥的作用:揭示历史上世界主要文明如何使用图书馆,以及这些文明是如何被自己创建或继承的图书馆所影响。


作者简介

弗雷德•勒纳(Fred Lerner),作家,哥伦比亚大学历史学和图书馆学博士,图书馆学研究者。曾出版《古今图书馆概览》(Libraries Throughthe Ages )。

沈英,东北师范大学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所研究生,任职于广东海洋大学图书馆学科服务部,负责文献开发、读者培训、信息服务等工作。


目录


前 言.

第一章  最早的图书馆

第二章  古典时代的图书馆

第三章  黑暗时代的灯光

第四章  东方世界的图书馆

第五章  伊斯兰世界的图书馆

第六章  中世纪盛期

第七章  古登堡的遗产.

第八章  书籍的宝藏.

第九章  知识的存储库

第十章  人民的图书馆

第十一章  崛起的一代

第十二章  把知识应用于工作


第十三章  图书馆业的技能

第十四章  信息科学

后 记

参考书目

名词对照表



书摘

随着 20 世纪不断推进,谈论一种包罗万象的“图书馆行业”变得越来越难。虽然在图书馆和图书馆员间有些功能和活动是普遍的,但支持图书馆工作的基本动力却千差万别。以下介绍一些相互矛盾的图书馆工作原理。

在欧洲大陆图书馆和英美的众多研究型图书馆中,图书馆馆长应是一名在文献著录方面拥有特殊才能的学者的传统观念占据主导地位。主持历史和文学研究型图书馆工作的领导者多半拥有哲学博士的头衔,而不是图书馆学硕士(M.L.S.);那些接受图书馆员培训的人可能被雇用来执行编目和读者服务等技术任务,但图书馆政策的制定和馆藏资源的开发仍由学者决定。

19 世纪末的美国图书馆运动中出现了两种不同的替代观点。麦尔威•杜威认为图书馆事业本质上是一项管理功能,可以运用当时的技术进行更有效的管理。这样图书馆可以满足整个社会的信息需求,而不只是服侍那些学者,他们拥有足够空闲时间和教育,能从图书馆获得他们所需的资源。查尔斯•安米•卡特的字典式目录为方便读者的使用,舍弃了复杂而冗长的分类方案所带来的精确性。卡片目录相比印刷版的书册式目录更符合时代潮流,更便于读者使用,但不能被复制然后送往其他图书馆,让使用其他图书馆的学者可以利用这些卡片目录来定位想要参阅的书籍。学者不过是图书馆服务的对象之一,图书馆现在是致力于为最广大人群提供最好(文献)服务的实用性机构。相比之下,其他美国图书馆员则把他们的工作视为使命性事业。

导致 19 世纪 80 年代将社工视为一项职业的相同动机和社会氛围,使许多图书馆员认为自己在参与一项社会改良计划,帮助那些比自己不幸的人。在英国和美国,第一批公共图书馆的建立在很大程度上是为了鼓励劳动人民养成好的习惯,使他们作为雇员对统治阶层更有价值,同时转移他们对激进的政治和社会犯罪的注意力。接受过大学教育的中产阶级女性不断拥入图书馆成为图书馆员,她们视自己为工人阶级的拥护者。对她们而言,为教授提供学术著作或有效地管理馆藏并不是图书馆工作中的重点,重要的是让饱受蹂躏的城区群众有机会为自己和孩子创造一个更好的生活。这个观点在公共图书馆员和学校图书馆员中尤为突出,其中大多数是女性;这种观点也体现在对馆际合作的重视上,馆际合作使许多没有合法要求的读者可以使用大学图书馆和专业图书馆的资源。

信息应该免费供给所有有需要的人使用的信念,既构成了始于 17世纪的学术交流传统,也成为民主社会的理念基石。在民主社会中,公共政策应由充分知情的选民决定。因此这一信念成为图书馆工作的基本原理是再自然不过的。但随着另一个同等的基本信念的出现,冲突开始产生。第二种信念认为信息是一种宝贵的资源,人们应充分补偿构建和传播信息过程中产生的成本。

由于专业图书馆的馆员想努力证明企业或机构为图书馆服务投入资源是正确的,他们试图建立一种方法,衡量他们的工作为母机构的基本活动所增加的价值。防止由于粗心大意而侵犯竞争对手的专利;寻找已出版的所需技术信息,这样工程师便不用重新查找;减少市场调查人员进行昂贵的市场调查的需要。通过这些,专业图书馆员可以使其母机构在竞争激烈的环境更高效地运行。当计算图书馆服务的成本和效益成为可能时,信息日渐被视为一种资源,同其他珍贵资产一样,不能再被胡乱共享。

随着技术的应用和社会科学在政府、商业和工业领域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人们对信息的需求与日俱增。收集并储存信息的企业家开发了日益高端复杂的技术,他们没有动机去拱手相送。信息科学和技术的进步是学术研究的成果,也是企业的产品;随着“信息产业”理念的出现,公司的资本主义价值观与遍布在学会和公共图书馆的慈善价值观相互竞争。信息本质上是一种应免费提供的公共产品的传统图书馆原则,与很多人深信的、信息是一种应通过市场运作进行最有效分配的宝贵资源的观念产生了冲突。

图书馆和图书馆员一直处在他们所服务的那个社会的边缘。中世纪修道院的核心职能是祈祷;对于大学,是教育;对于王子的宫廷,则是他的权力和快乐。在这些机构中,图书馆起到的是辅助作用,而不是中心作用。在 19 世纪,大学、企业和政府机构自身不断地去适应技术变革塑造出的社会,图书馆被视为群众福祉必不可少的方面。但即使如此,图书馆也是配角;教授,而不是图书馆员,决定课程,工人阶级更喜欢报摊上的读物而不去公共图书馆。

“图书馆业的女性化”被认为是导致美国图书馆领域边缘化的根本原因。1852 年,波士顿公共图书馆雇用了它的第一位女职员;到1878 年的时候,三分之二的美国图书馆工作人员是女性;到了 20世纪 20 年代,这个数字已经达到了近 90 % 。那时的最重要的图书

馆领导者——像每一个领域的高层——都是男性;但是读者遇到的绝大部分图书馆员工是女性。这得到许多人的赞扬:“不像酒吧老板和他的跟班,我们发现在前台发放书籍的是谦逊和漂亮的年轻女性。”J.P. 昆西在 1876 年写道。但是,像嫁不出去的女教师一样,女馆员成为流行文化中一个夹杂着戏谑与轻蔑的形象:老处女、灰色的头发盘成发髻、谁敢破坏她在自己周围营造的安静就嘘谁。从某种意义上说,图书馆和图书馆员一直不被尊重确实可以归因于图书馆事业女性化。在英国和美国,第一批成为图书馆员的女性被灌输了一种中产阶级观念,即女性是社会中的一种文明化的力量,特有的女性能力可以使她们与年轻人、病人及穷人打交道。在她们的领导下,图书馆与社会中的弱势和边缘人群联系在一起。对那些控制了国家的钱袋并设置各项开支优先级的人来说,图书馆是社会的奢侈品——在一个有限的水平上维持图书馆确实不贵,但图书馆对那些真正举足轻重的人来说又无关紧要。喜好卖弄学问的教师一直以来没什么声望对图书馆也有影响。尽管图书馆员努力想被视为教育者,但是与图书馆员结缘的是教师的名声,而不是教授的威望。

特别是在美国, 图书馆员普遍拥有社会福利工作的冲动。大多数馆员对阅读的重要性都充满了传教士式的信心,但对评估或应对信息的经济重要性丝毫不感兴趣。引领着开发了大部分信息访问新方法的是化学家、计算机科学家、经济学家、语言学家、哲学家——他们对信息科学的职业兴趣尚未受到图书馆学院和图书馆文献的影响。但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在亚历山大时期的图书管理员从不去图书馆学院,乌尔比诺图书馆的人未读过一本图书馆期刊。图书馆行业的技能不是那么狭义的。数世纪以来,热爱文学和尊重知识一直是高效图书馆员的必要资质。尽管新形式的数字出版物以前所未有的方式结合了文字、图像、声音和动画,但它们本质上无异于图书馆从苏美尔人时期开始收集的文本文档。图书馆员将不得不调试他们的理论和实践,与这些新媒介相适应,就像他们的前辈忍受当时的卷轴、手抄本和留声机唱片一样。种种迹象表明,他们也正是这样做的。


时代出版 大佳网 凤凰江苏 亚马逊网 北京图书大厦 北京新华王府井书店 亚运村图书大厦 中关村图书大厦 北发图书网 《现代阅读》月刊 京东读书频道